阳谷鑫辉电线电缆有限公司始终坚持质量第一,用户至上的原则,所生产的产品聚氯乙烯绝缘电线电缆、橡皮绝缘电线电缆、电力电缆、控制电缆、电焊机电缆、矿用移动橡套软电缆、橡套软电缆、交联聚乙烯绝缘电力电缆及各种规格阻燃、耐火电缆,均符合国家标准,保证质量,能够让客户买着顺心,用着放心,免除后顾之忧。

400-066-7889

服务热线:

服务中国电力,保障电网安全

   

服务热线
4000-667-889

手机网站

    

热门关键词:

搜索

联系我们

全国免费电话:4000-667-889
销售一部:0635-6551777、6551788
传 真:0635-6550888
销售二部:0635-6551198、6551616、6551189
李经理:13376356768
孙经理:15552165888

生产总部:0635-6556788
质检总部:0635-6550567
财务总部:0635-6554678
邮编:252327
网址:http://www.sdygxh.com
地址:山东省阳谷祥光(生态)工业园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Copyright © 2020  阳谷鑫辉电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7012960号

服务热线:4000-667-889

 

煤炭价格飙涨令电企利润骤减 触发联动机制上调电价可能性微乎其微

【摘要】:
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令发电企业利润骤减,煤电矛盾再次凸显。  近日,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华能、华电、大唐以及国电在内的四大电力央企,以电煤价格超出企业成本为由,联合向陕西省政府提交了报告,希望政府上调电价。  2016年以来,中国去产能政策的严格执行,使煤炭市场一改前两年的颓势,煤价在今年上半年开始回升。作为下游用户的煤电企业业绩开始因市场需求不足、燃料成本上涨而出现拐点。  11月22日,中国电


  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令发电企业利润骤减,煤电矛盾再次凸显。

  近日,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华能、华电、大唐以及国电在内的四大电力央企,以电煤价格超出企业成本为由,联合向陕西省政府提交了报告,希望政府上调电价。

  2016年以来,中国去产能政策的严格执行,使煤炭市场一改前两年的颓势,煤价在今年上半年开始回升。作为下游用户的煤电企业业绩开始因市场需求不足、燃料成本上涨而出现拐点。

  11月22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规划部副主任张琳,在“十三五”电力发展机遇与挑战专家讨论会上表示,从今年9月开始,五大发电集团煤电板块利润由正转负,相比去年同期盈利64亿元,已转变为亏损3亿元;10月,五大发电集团煤电板块的亏损已进一步扩大至26亿元。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给出的数据显示,今年下半年,随着煤炭价格上升,煤电企业生产成本平均上升了0.04元-0.06元/千瓦时。

  为了抑制煤价的快速上涨,发改委在近两个月内多次召开针对煤炭供需形势的会议,也出台了多项政策。其中之一就是要求有关地区、部门和企业进一步加快签订中长期合同,建立煤炭行业平稳发展的长效机制。截至11月30日,新一期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报收于599元/吨,环比下行2元/吨,已经连续四期下行,跌破600元/吨关口。

  尽管在国家发改委的调控下,煤价已经进入下跌通道,但利润受到挤压的上述电企仍然要求政府提高电价。国泰君安分析师王威在接受《证券日报》的采访时表示,根据中国煤电联动机制相关政策,参照2016年前10月动力煤均价,估算火电上网电价约有0.016元/千瓦时的提升空间,若煤价在四季度继续走高,那以年度为周期,上网电价约有0.03元/千瓦时的提升空间。

  “从目前发改委铁腕稳煤价,推动煤炭业全面进入‘长协时代’的做法看,今年内电价上调的可能性极小。”大宗商品信息服务商安迅思煤炭分析师邓舜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当煤炭价格处于高位时,要解决火电的亏损问题可以通过提高电价或降低煤炭价格的方法。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也认为,在中国实体经济发展遇到困难时,大量的工业企业还需要靠低成本来运营,提高电价的方式存在很大困难。

  煤电联动机制是在中国煤炭和电力企业矛盾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下提出并不断进行完善的。

  2003年以前,电力企业的强势地位打压了煤炭企业。为理顺煤电价格关系、缓解中国煤电矛盾,中国在2004年末启用煤电联动机制,要求以6个月为一个周期,在平均煤价波动超过5%时进行调整电价。

  2003年-2012年,煤炭行业经历了“黄金十年”,煤价处于高位,卖方市场更占据优势。国家发改委根据当时形势,在2012年末发布的《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提出了煤电联动的完善机制。将煤电联动的周期调整为年度,电企自行消纳的煤价波动比例也从30%调整为10%。

  在2013年以后,煤炭市场开始出现供过于求,煤价回落,电力企业盈利状况改善。2015年底,发改委印发《关于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以2014年为基准年,年度周期内电煤价格与基准煤价相比,波动30元/吨时触发测算公式。当煤价波动不超过30元/吨时,成本变化由发电企业自行消纳,不启动联动机制;煤价波动超过150元/吨的部分不再联动。

  截至目前,除去几次受环保或可再生资源税影响的电价调整之外,因触发煤电联动机制而调整电价有四次。分别在2004年5月、2005年6月、2015年4月以及2016年1月。

  最后两次的工商业销售电价和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都进行了下调,金额分别为0.018元/千瓦时和0.03元/千瓦时。

  另据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全国电煤价格指数仅为326.67元/吨。“尽管今年10月全国电煤价格指数涨至469.01元/吨,但全年的平均价格指数会被年初数据拉低。”邓舜说,“即使11月、12月煤炭价格继续上涨,2016年的全国电煤价格指数也不会触发煤电联动机制。”

  招商证券亦在其《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报告》中分析称,要触发煤电联动,2016年全年平均的煤电价格指数必须与2014年基准的444.44元/吨相差30元以上,即全年均价在474.44元/吨以上,才会因触发煤电联动机制而上调电价。

  此外,邢雷认为,发改委全面推动的煤价长协在短期内能起到稳定煤价的作用。但由于煤炭企业生产成本,运距远近不同,全国采用定量定价的方式可能会影响长协未来的执行情况。

  他认为,可以通过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相互持股的方式,建立利益共同体,使双方能相互分担、对冲风险,从而推进长协的执行,稳定煤价。

资讯分类